When I served as the Executive Assistant of Mr. Robert Wu (Chinese)

Jenny

收到UCGEC的电邮,得知吴锡九老先生于2020年9月18 日在家中安详离世的消息,我内心一震,继而化为深深的伤感。。。

思绪将我拉回到2009年,锐姐推荐我加入UCGEC做volunteer。那段时间,我帮UCGEC 翻译annual conference期间各位专家作的专题报告;参加weekly meeting并处理了一些日常文档;同时协助组织了几个seminars。和吴锡九老先生,朱丽中女士(吴老先生的夫人),麒哥,Sam,Steven 等管理团队人员渐渐熟悉起来。

2011年初,锐姐随其先生回国创业,由于她在UCGEC负责财务,而我也有美国相关硕士学位,经过2年左右的 volunteer 工作,对 UCGEC 的情况也有所了解,因此吴老先生委以我 Finance Director 的重任,同时担任他的 Executive Assistant。当时,麒哥,Sam,Steven 和我,每周两次去吴老家开 staff meeting,一起处理组织的日常事务。工作中大家其乐融融,像一个大家庭:吴老先生是主帅,指导我们工作的方向和重心;阿姨(我们对吴老先生夫人的昵称)是军师,经常给与我们一些细节的提点;麒哥是大将,UCGEC各类活动都有他的身影;Sam 是大管家,什么事都知道;Steven 是后勤部长,哪儿需要帮忙去哪儿;而我则是大家的贴心小助手,为吴老先生处理日常邮件,帮阿姨打理吴老工作和生活中的事务,认真完成麒哥布置的各项任务,协助 Sam 规整各类文档,同时和Steven 一起做好组织的后勤保障工作。

有几件吴老的小事,令我至今记忆犹新。那时候我不会开车,每次去吴老家开会,都是 Steven 或者 Sam 顺路接上我一起去,但有几次他们没空,吴老就亲自来接我。当时他已是79岁高龄,又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,竟然没有一点架子来接我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,路上还和我亲切的唠家常。可能因为我和吴老的大外孙年龄相仿,除了工作上我是他的 Executive Assistant,生活中他和阿姨都把我当孙辈,很是关心。每次 lunch meeting,我会帮阿姨一起给大家准备午饭,大家边吃边聊工作;吴老有午睡的习惯,那段时间我会协助阿姨打扫吴老的办公室,或者陪阿姨去超市购物。吴老工作上的思路清晰,思维敏捷,与他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密不可分。每次他出门,都会穿上没那么正式却非常考究的西服西裤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;那时候他还坚持每周游泳,强身健体;有时候他还会带我们去尝试各种美食。

那段时间,我进行了 CPA audit UCGEC 的材料整理工作,参加了 board meeting,接待了江苏金坛市的访问,组织了几次 seminars,印象最深的是参与了 UCGEC 一年一度的annual conference。从前期的确定演讲嘉宾,会议日程安排,收集材料,预定酒店,采购物资,布置会场,打印材料,预售门票,安排座位,召集志愿者,到会议当天的接待工作,后勤补给,等等一系列工作,跟着吴老认识了许多政界和科技界的能人志士,开阔了眼界,让我受益匪浅!

2011年底,我先生因为工作调动离开湾区,我也只能遗憾的和 UCGEC 告别了。但我和吴老一直有打电话和发邮件联系。2014年初,我和先生有事回湾区,特意买了吴老爱吃的水果,和阿姨爱喝的 hot chocolate,去吴老家拜访,他们还热情的留我们吃了便饭,虽然是阿姨做的简单家常菜,可我们边吃边聊,就像一家人一样。之后我有了孩子,也给吴老和阿姨发了照片,还约好等孩子大了带他们去湾区看望吴爷爷和奶奶,不曾想这个约定还未实现,吴老就先走了。。。

担任吴老 Executive Assistant 的日子,是我人生中极其宝贵的一段时光。能认识吴老这样自身如此优秀,而为人处事却低调谦卑;虽功成名就,却还为了科技事业的发展鞠躬尽瘁的长者,让我终身受益,也是我一辈子学习的目标。吴老虽逝,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!